您的位置 : 阳光城金巴黎 > 小说资讯

莱州市金巴黎大酒店:超级医道高手秦羽刘欣悦

阳光城金巴黎 www.2tq3p.com 时间:2019-03-13 09:01:36来源:阳光城金巴黎

超级医道高手秦羽刘欣悦小说

秦羽刘欣悦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秦羽刘欣悦是克勒所创作的小说《超级医道高手秦羽刘欣悦》中的人物,秦羽刘欣悦小说精?。禾旄彰擅闪?,有些薄薄的云雾还未散去,远远望去山中的景物若隐若现,像是人间仙境一般,在山的另一边,阳光不经意间的悄悄来到,透过茂盛的树林,洒在林间一位盘膝而坐的白袍少年身上。只见那个白袍少年静静地闭着眼睛,手指呈莲花指状,掌心朝上放在双膝上一动不动。面前的这个少年身穿已经过时了的白色长袍,这样子的人要是在外面碰到,大部分路人都会以为是哪个剧组跑出来的演员,可谓是另类。

秦羽刘欣悦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秦羽刘欣悦是克勒所创作的小说《超级医道高手秦羽刘欣悦》中的人物,秦羽刘欣悦小说精?。禾旄彰擅闪?,有些薄薄的云雾还未散去,远远望去山中的景物若隐若现,像是人间仙境一般,在山的另一边,阳光不经意间的悄悄来到,透过茂盛的树林,洒在林间一位盘膝而坐的白袍少年身上。只见那个白袍少年静静地闭着眼睛,手指呈莲花指状,掌心朝上放在双膝上一动不动。面前的这个少年身穿已经过时了的白色长袍,这样子的人要是在外面碰到,大部分路人都会以为是哪个剧组跑出来的演员,可谓是另类。

《超级医道高手秦羽刘欣悦》精选章节:

天刚蒙蒙亮,有些薄薄的云雾还未散去,远远望去山中的景物若隐若现,像是人间仙境一般,在山的另一边,阳光不经意间的悄悄来到,透过茂盛的树林,洒在林间一位盘膝而坐的白袍少年身上。

只见那个白袍少年静静地闭着眼睛,手指呈莲花指状,掌心朝上放在双膝上一动不动。

面前的这个少年身穿已经过时了的白色长袍,这样子的人要是在外面碰到,大部分路人都会以为是哪个剧组跑出来的演员,可谓是另类。

不仔细看一看面前的少年,都不知道虽然穿着不咋滴,但外貌不可谓不英俊,脸如雕刻般的五官,棱角分明的脸俊美异常,整个人的外表看起来十分的稚嫩和放荡不羁。

这时,少年皱了皱眉头,不一会儿额头上就冒出来豆大的汗珠,身体微颤。

“十八年了,都已经过去整整十八年了,等他突破这一层就让他下山去吧……”站在少年不远处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喃喃的说到,满是不舍得眼神中带着一丝的惆怅与落寞。

下山就代表着离开。

他不禁想到十年前的那个夜晚,那天晚上下着倾盆大雨,老人刚从澜海市治病回来,正好在高嵩山的山脚碰到已经重伤的少年父亲,虽然出生相救,但却因为少年父亲当时已经中毒太深,神仙难救了。

少年的父亲也清楚,身后还有追兵,只能把怀中襁褓里的婴儿托付给了老人,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叫喊的声音,少年父亲对着老人拱了拱手,便硬撑着身体向另外的一个方向逃去。

老人并没有拒绝,而是看着怀中的婴儿,似乎是在想些什么。

为了少年能活下来,少年父亲引开仇家的追杀。

老人低头发现少年怀里有一块翡翠玉跟一封信,伸出手把玉拿起来看到了秦这个字,这也注定了婴儿的姓氏,那一封信则是被老人收入怀中。

老人喃喃的说:如果不是我今天急着赶回来,也不会碰到你,如果不是你父亲正好昏倒在这山脚下你也碰不到我,这就是天意吧,也罢,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

说来也奇怪,老人刚刚说完,刚刚还在嚎啕大哭的声音就停止了,天真无邪的双眼呆呆的注视着老人。

一个孤寡老人带着一个孩子十几年,也着实不易,以前老人是一个人在这深山老林里面生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却多了一个孩子,而且也无照看孩子的经验,尽管是这样子还是把孩子拉扯大,并且教会了他一身的武功跟医术,这里面的辛酸跟艰辛只有老人自己知道了吧……

老人的回忆还没结束,少年突然就睁开了双目,双目中精光一闪而逝,莲花指的双手在空中打出太极的图案,随后双臂猛然的推出,仿佛一幅实体的太极图向前冲去。

只听见“砰砰砰”!一连串的巨响,少年面前的树木都统统的倒了下去,片刻间此地的空中尘土飞扬,树林深处的鸟兽也被这个动静吓得逃窜了起来。待尘土散去之后,出奇的是少年身上并没有沾到一点灰,下一刻少年嘴角轻佻,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然后身体飘然而起,在空中打出无名残影,忽快忽慢,掌风凌厉,在远处看就好似一个俊美少年翩翩起舞。

此时的少年突然化掌为拳,大喝一声“老头,看招!”

还在回忆中的老人被打断了,看着迎面而来的拳头,微微一笑,淡然的伸出一只手,从容的应对这少年的拳法,老人的身法没有丝毫的凌乱,一时之间便跟少年打的热火朝天。

过了很久!

“停手,停手,打不过,老头你这功力也太强了吧,打了那么久为什么你还有力气,小爷的太极神功已经练到了第四层了,怎么你还是单手虐我!我不要面子的??!”秦羽连忙摆了摆手,气喘吁吁的说到。

“小子,你已经很不错了,老子像你这样大的时候,才勉勉强强突破第二层,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白发老人瞪着秦羽一眼说道,满脸一副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

“那当然了,小爷我是谁啊,我天资聪颖,英俊潇洒,玉面郎君,万千美少女的梦中情人……”秦羽边说了一大堆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话走到了了老人的面前,拍了拍老人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哎,练功也是要看脸的,城里的人说的没错,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小爷我先去准备午饭了,老头子你就先找个没人的地方撒泡尿好好的照照吧!”说完便转身向前方慌忙的跑去。

即使是老人常年清修心性,可是看见秦羽的这般自恋都忍不住想要收拾他了,可是每次收拾了还有下次,久而久之,这几年来,老人的忍受力才是真正的更上一层楼。

这个王八蛋浑小子,有这样子说自己的师父的吗?还说我丑?!我一口盐汽水喷死你!想当年老子年轻的时候也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万花丛中过,都不带走任何的花香的,澜海市的那几个大家族里面只要是有点才华的女子看到我就没有哪个走的动道的!只不过现在年纪大了点而已!老人恶狠狠的盯着秦羽的背影喃喃的说道。

等秦羽师徒两人来到住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了,这让秦羽心里面又不由得抱怨了起来。

为什么没次练功都要去那么远的深山里面??!住的这里本来就算是山的里面了,还要再往里走那么久,这不是脱裤子放屁么?!

月亮在秦羽准备晚餐的时候,悄悄的爬了上来。

两人围在篝火旁,秦羽一只手不停的翻滚着架在火堆上面的木棍,木棍得人另一边是马上就要烤熟的兔子,另外一只手还时不时的往烤兔身上撒上调味料。此刻的烧烤的兔子已经飘出了阵阵的肉香,飘香四溢!

一旁的老人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已经烤熟的兔肉,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秦羽看着眼前老人那么失态的表情,讪讪的说道“喂,老头,你的哈喇子都快垂到地上来了,我还在这里呢,你就不怕我说你为老不尊?”

“臭小子少来,行了,不用烤了,再烤的话就烤老了,就现在这样子刚刚好?!被耙舾章?,秦羽就感觉有一阵风吹过,下一秒架在架子上的烤兔已经到了老头的手上了。

撕下一只兔腿就急忙往嘴巴里送,也不管烫还是不烫,“唔……嗯……小子,现在的手艺见长啊,不错,不错!但是比起我,还是少了那么一丢丢的火候?!崩先俗彀屠锩娉宰湃庖裁挥型堑髻┣赜鹆骄?。

秦羽也懒得跟老头斗嘴,给了他一个白眼让他自己去体会,“哎,死老头子,我还饿着肚子呢,给我留一点??!”说着便从老人手里抢过还剩下半只的烤兔,美滋滋的咬了一大口,一脸满足的说道“不错,确实不错,我真是爱死自己了,竟然能烤出那么好吃的肉来,哈哈哈,就凭小爷我这种手艺,绝对会吸引一大批的美女为了得到小爷挣得头破血流,死皮赖脸的都要嫁给我!哈哈哈……”

“……”

篝火旁,二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吃了不亦乐乎,三只路上随手打的野兔就这样子被两个人全部下肚了。

秦羽躺在草地上,满足的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的说道“老头,从我记事开始,你就是一个人,难道晚上你就不会寂寞难耐吗?咳咳!我是说不会孤独吗?就没想过找个婆娘之类的?你这样子老是去下面的村口不远处偷看王大娘洗澡也不是长久之计呀”

老人淡淡的看了一眼秦羽,眼神中充满着不屑“你知道个球,养婆娘不花钱的??!俗话说的好,唯女人跟小人难养也!这句名言警句不是空穴来风的。我觉我现在一个人就挺好的,想当年,老子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不好!”

“女人?老子才不稀罕?想要的话不知道有多少的美女想要拜倒在我的长袍之下!”

我的天,这两师徒吹起牛来,连草稿都懒得打一下,都是一样的德行,自恋,脑残,加起来可是自残,怪不得是两人是师徒两呢!

秦羽看着老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露出了一脸怀疑的笑,没错,是嘲笑的笑,然后朝着老人微微一笑。

老人看到秦羽的这个表情,很想给他来一场男子单打,但想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心里再没有了任何的生气,反而心中有一丝淡淡的凄凉。

“小羽,你已经把八卦奇功练到了第四层了,是时候离开这里,也该去历练了?!北咚底?,就从怀中掏出了当年的一封信跟翡翠玉佩递给了秦羽,现在老人跟秦羽的脸上没有半分刚才嬉皮笑脸的态度,“这是当年你父亲把你一起托付给我的,现在我,物归原主?!?/p>